王一鸣:中国经济延续稳定复苏态势 但经济恢复还存在结构性差异

来源:新浪财经

点击:

A+A-

阿里彩票登录直营网

相关行业:

关键词:

    我要投稿

      4月11日,《财经》杂志、《财经智库》和沙特基础工业公司联合联合发布《全球经济信心指数》报告,并举办主题为“财经前沿——2021:全球经济强劲复苏?”的论坛,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第十三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王一鸣在论坛上做了题为《全球经济复苏面临的挑战和中国经济前景展望》的主题演讲。“全球经济加快复苏,但仍面临风险挑战。中国经济延续稳定恢复态势,但经济恢复的基础仍需巩固。”他强调。

      王一鸣指出,总体上看,全球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都在进入下半场,但是疫情冲击带来的结构性影响和对全球经济的创伤并没有消除,全球复苏仍面临诸多风险和挑战。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一是全球经济复苏的分化态势强化,这次危机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损害更为严重;二是全球复苏仍面临疫情的不确定性影响;三是全球通胀预期持续强化;四是全球金融风险加速积累;五是全球经济短期反弹并未改变长期低增长趋势。

      在对中国经济前景进行展望方面,王一鸣认为,中国经济延续稳定复苏态势,但经济恢复还存在结构性差异。“总体上,供给恢复强于需求,工业恢复强于服务业,出口恢复强于投资消费,这个态势尽管有所改善,但尚未完全扭转。出口增速明显超出预期,但进口增速偏弱,反映内需仍显不足。中小微企业发展仍面临困难,潜在金融风险的释放压力也在增大。”

      最后,王一鸣给出建议,第一,宏观政策要坚持稳的基调。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稳定市场主体预期。更加注重跨周期平衡,为应对新的不确定性留足空间。第二,促进经济全面均衡恢复。关键是要扩大居民消费和促进服务业恢复。完善和落实行之有效的支持小微企业的政策工具,包括新的结构性减税,将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延至今年底。第三,增强经济恢复的内生动力。这根本上要靠深化改革,特别是推进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

      在接受《财经》杂志执行主编、《财经智库》总裁张燕冬关于“能源化工行业未来的走势”的提问时,王一鸣认为,能源行业转型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实现“双碳”目标的压力。落实“双碳”目标,原有的资产配置结构将发生调整和改变。随着金融系统加快修订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的标准,未来一部分高碳排放的资产会发生沉没,这将倒逼资产配置的适应性调整和再配置,这将给能源行业转型带来实质性压力。

      以下为发言实录:

      王一鸣:我想就两个方面谈一些认识,首先是全球经济加快复苏,但仍面临风险挑战。今年以来,随着疫苗接种率持续上升和主要经济体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全球经济步入加快复苏的轨道,复苏进程比2008年金融危机要快。最近国际机构普遍调高了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份《世界经济展望》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速调高至6%,较1月份的预测提高0.5个百分点。经合组织在最新的《经济展望报告》中上调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至5.6%,较去年12月上调1.4个百分点。全球经济复苏带动全球贸易回暖,世界贸易组织预计今年全球货物贸易将增长8%。总体上看,全球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都在进入下半场,但是疫情冲击带来的结构性影响和对全球经济的创伤并未消除,全球复苏仍面临诸多风险和挑战。

      第一,全球经济复苏分化态势趋于强化。尽管疫情冲击对全球经济影响小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但不同类型国家所受的影响也不同于上一次危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可能对发达经济体冲击更大,但这次危机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损害更为严重。发达经济体疫苗接种率更高,政策支持力度更大,经济复苏好于预期。特别是美国经济复苏更为强劲,美联储3月份预测美国今年增长6.5%,比去年低预测调高1.3个百分点。美国3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创近30年新高。欧盟、日本、英国复苏势头虽不如美国强劲,但也呈现出比较显著的回升。而除了中国以外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疫苗接种相对滞后,政策空间相对有限,复苏进程更为艰难,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可能要到2023年才能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第二,全球经济复苏仍面临疫情不确定性影响。尽管大规模疫苗接种增强了全球复苏信心,但变异毒株也呈扩散之势,如果变异毒株使疫苗的有效性大幅降低,经济复苏进程仍可能受阻。从欧洲一些国家最近重新采取封闭隔离措施看,复苏进程仍将一波三折。现在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形成疫苗接种的落差,全球平均接种率不到10%,但发达经济体如美国和英国接种率超过50%,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接种率仍低于全球平均水平。随着发达经济体推行疫苗护照,经济恢复正常交流的进程会加速,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复苏进程将受到更大制约。

      第三,全球通胀预期明显上升。主要经济体延续宽松货币政策,进一步加大财政刺激力度,美国已实施1.9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并正在酝酿超过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欧盟、日本、英国继续扩大财政政策支持力度。在全球加快复苏,需求恢复性增长和流动性宽松的条件下,结构性通胀已经显现,最典型的原油和金属等大宗商品价格反弹。通胀预期趋于强化,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已经达到疫情前水平,有的预测年内可能达到2%。美债收益率上升正在吸引国际资本回流,而新兴经济体为应对通胀和预防资本外逃,被迫收紧货币政策,3月以来,巴西、土耳其和俄罗斯相继加息,经济复苏更加艰难。近期,土耳其金融市场剧烈动荡,预示着新兴市场风险上升。

      第四,全球金融风险加速积累。全球债务水平突破历史高位,根据国际金融协会报告,截止2020年9月世界各国共推出财政计划11.7万亿美元,超过全年GDP的12%。从全球看,这是史无前例的债务高峰。美债收益率上升,也在增大高估值美股的回调风险,2月中旬以来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已呈现明显回调。随着美国经济增长前景进一步改善,市场对美联储政策回归常态的预期强化。如果美联储迅速收紧货币政策,就可能导致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资产价格大幅下挫,本币贬值和金融市场动荡,进而面临爆发金融危机的风险。

      第五,全球经济短期反弹并未改变长期低增长趋势。当前全球经济仍处于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制约经济增长的结构性因素,比如人口老龄化、全球化退潮、供应链收缩等并未改变。新冠疫情进一步加剧这些结构性矛盾,对中期增长潜力造成持续性伤害,特别是疫情后资产配置的适应性调整规模要超过以往,对企业的生产率增长形成长期影响。现在全球经济的短期反弹可能是长期低增长过程的一个小插曲。随着经济回归常态,疫情对经济增长潜力损害的持续影响会进一步显现。

      下面对中国经济作一些初步展望。今年以来,中国经济延续稳定复苏态势,但复苏的基础仍需要巩固。今年以来经济前景回升受到四方面因素影响:一是低基速,去年同期基数很低;二是外部订单转移,我国生产能力恢复更快,西方国家一些订单向我国转移;三是就地过年,节后很快恢复开工,生产快速恢复正常。四是内生动力增强,经济复苏面扩大,国内消费和投资加快恢复。在这四方面因素综合作用下,前两个月主要指标强劲回升,特别是工业、服务业、零售、投资、进出口的同比增速都超过30%。即便是扣除基数因素,也呈现比较强劲的恢复态势。

      供给端恢复更为强劲。就地过年使得春节后企业生产较往年大幅提前,而且有效工作日明显增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两年平均增长8.4%,已经超过疫情前水平,说明工业生产恢复非常强劲。与此同时,需求也在持续恢复。内需的缺口加快弥合,前两个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年平均增长3.2%,这比疫情前还是要低,固定资产投资两年平均增长1.7%,恢复还不太理想。外需加速恢复带动我国货物出口超预期增长,前两个月货物出口增长50.1%,两年平均值达到17.1%,都超出疫情前的水平。同时也要看到,我国经济恢复还不平衡,市场主体感受与宏观数据还有反差,同时也面临一些新问题。

      第一,经济恢复还存在结构性差异。总体上,供给恢复强于需求,工业恢复强于服务业,出口恢复强于投资消费,这个态势尽管有所改善,但尚未根本性扭转。出口增速明显超出预期,进口仍然偏弱,反映内需仍显不足。从供给端看,在外需的拉动下,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两年平均增速已高于疫情前水平,但需求端消费和投资仍然偏弱,特别是制造业和基础设施投资两年平均增速还是负增长,制造业投资70%是民间投资,说明民营企业投资行为依然比较谨慎,投资活跃度还不高。

      第二,中小微企业发展仍面临困难。今年以来,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回升,国内原料价格普遍上涨,中小微企业成本增加,企业盈利空间受到挤压。加之经济恢复带来的市场利率上行和用工成本上升,进一步推高企业综合成本,小微企业盈利状况没有明显改善,亏损面仍然较大。

      第三,潜在金融风险释放压力增大。今年以来,民营企业和地方国企债券违约增多,企业的信用风险有所上升。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还本付息压力增大。中小金融机构也面临比较大的存量风险,资产重组和补充资本金的压力仍然较大。随着宏观政策环境的变化,前期积累的风险有可能集中暴露。

      宏观政策要坚持稳的基调。保持定力很重要。去年我国是唯一的货币政策基本正常化的主要经济体,没有大面积放水,财政刺激占GDP比重也大幅低于发达经济体,政策空间依然较大。考虑到经济恢复的基础还不牢固,特别是世界经济复苏还有不确定性,要保持宏观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稳定市场主体预期。财政政策要保持必要的支持力度,特别是今年的结构性减税政策要加快落地。货币政策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同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既要避免信用收缩,也要避免通胀预期强化。对美联储可能的政策调整要加强观察。美联储曾表态,要看到实际通货膨胀“实质性且持续超过2%目标”才会开启紧缩政策,似乎短期内政策转向的可能性不大。但我们要做好预案,做好跨周期平衡,为应对新的不确定性留足空间。

      要推动经济全面均衡复苏。经济复苏还存在结构性差异,关键是消费和服务业恢复相对滞后。要有效扩大消费需求,特别是要着力消除阻碍扩大消费的体制性障碍,促进消费回升。加大对住宿餐饮、批发零售、交通运输等受冲击较大的服务企业的政策支持,使其尽快恢复到常态。服务行业大多数是小微企业,要完善和落实行之有效的支持小微企业的政策工具,包括新的结构性减税,将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延至今年底,增强企业的持续发展能力。

      要增强经济恢复的内生动力。这根本上要靠改革,特别是推进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包括农村土地制度、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改革,这有利于释放消费潜力。有相关研究表明,如果农民工能够落户,享有城市户籍人口的公共服务,就会按照城市居民消费方式消费,人均消费支出将增长27%。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完善数据界定、开放共享、交易流通等标准。能源、电信、铁路等基础性行业改革也有空间,可以降低实体经济成本,增强经济发展的活力和动力。

      我就汇报这些,谢谢各位。

      张燕冬:非常感谢王主任,他对全球经济以及中国经济进行了一个全面的梳理,而且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些关键性问题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我现在把一个问题放给听众,王主任用两分钟的时间回答。提问:王主任您对能源化工行业未来的走势能做一个判断吗?包括能源的转型,未来产业结构的调整?

      王一鸣:我就说两点。第一,现在国际大宗商品特别是能源价格上升,给能源化工行业带来缓冲。疫情期间很多能源化工企业经历了一个艰难的时期,能源价格上升增大了盈利空间。但我想说的是,这轮大宗商品价格上升主要是经济加快复苏、需求恢复新增长和流动性相对宽松的作用,加之供给还没有全部恢复,但短期的价格反弹并不意味着价格长期持续上升,能源行业的转型依然十分紧迫。第二,能源行业转型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实现“双碳”目标的压力。落实“双碳”目标,原有的资产配置结构将发生调整和改变。随着金融系统加快修订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的标准,未来一部分高碳排放的资产会发生沉没,这将倒逼资产配置的适应性调整和再配置,这将给能源行业转型带来实质性压力。

      文章来源:新浪财经

    (审核编辑: 钱涛)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
      四川铁骑力士牧业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环球彩票官方网直营网 2017最安全的黑彩平台直营网 环球彩票网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娱乐官网 澳门博彩公司网址
      征途在线频游戏 银河赌场登入网址 易发国际官网 申博太阳城平台直营网
      环球彩票平台登录直营网 环球彩票骗局揭秘直营网 彩票平台平台登录直营网 阿里云服务器直营网
      阿里彩票平台官网直营网 环球彩票直营网 吉祥彩票平台登录直营网 官方彩票平台有哪些直营网
      8877DZ.COM 156tt.com 855TGP.COM 188BBIN.COM 233PT.COM
      917SUN.COM 538sj.com pq138.com 518jbs.com XSB788.COM
      S6187.COM 136PT.COM S618X.COM 156tt.com S618K.COM
      788TGP.COM 958psb.com XSB898.COM 78XTD.COM 988ib.com